SINE__THE__Kola

乐楽/Kola。叫我考拉或者可乐也无妨。平时写写渣文玩玩语c,基本都是伊相关。APH目前常驻中,主推黑白伊/常异色初恋组/伊双/独伊,严重排神罗是独的转世失忆同一人之类的说法,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谢谢。踩雷不要紧,不要引战就行。腾讯号:1354891584。欢迎来列,望愉快相处。

以后的日子怕是要挑战自我了。
一个人撑起一个tag。👋
太太们我求求你们吃安利…?!
暴哭

复健失败。

最近处于瓶颈阶段了,在尝试转型和提高上非常纠结。如果我是真的想要做出转变,就必须熬过这个困难阶段。

上次熬花了一年(…… 太否认自己的水平以至于完全自我放弃了。

所以现在我希望尽量在不否定自己能力的大前提下,做出提升。

因此想问问各位的意见,关于至今为止您所看见的我写出来的东西的看法。

无论是内容(用梗),文风,描写,表现手法还是什么的都可以,对我个人的意见或者建议也可以。

接受正面和负面的评价,如果可以的话,希望您同时也能给出实用性建议,像是扩展阅读之类的,尽量详细地给出建议更利于我听取。

评论或者私信,戳腾讯也是可以的。1354891584。这是号。

如果是负评不用顾及我,可以尽管向我提出批评。但是更希望批评的同时给我改进意见。

我在试着改掉性格上自满自大的缺点。以及文笔累赘的坏习惯。

感激不尽。

老子复健啦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以后要坚持高产!我爱写文!!!

……别理这个智障(。)

之后的计划是清空备忘录。
答应好的初恋糖会提前一点,新生我坚持不断更(虽然大概不可能(……)
呃,至于车…。
开学前到150fo的话,我就重新开车啦。!
用跟柴儿骰输的梗。
异色初恋的伊色诱神罗。
(迷之微笑x)

顺便提一下!今天被好多人夸了超开心的!特别是被几个暗恋的大佬点赞了!!兴奋。
然后我get到黑塔守护的人设语c授权啦√之后也想写三次创作的同人文!!梗已经定啦www

以上。非常好的一天…!

【8.6神罗祭】圣母玛利亚

#借用米津玄师同名曲梗。
#意识流。
#伊视角。

这里是会面室,隔着一面玻璃墙壁,我和他对上了视线。

他还是和以前一样,纯洁美好宛如神袛,看向我的湛蓝双眼里没有一丝杂尘。相比之下,我的眼底布满阴翳。

在一片安详的沉默与优雅之中,我将手贴上玻璃试图与他的掌心重叠,借此来获取一点他的温度。

无数谎言在记忆中重叠,堆砌出所谓的真实。一言一行,一颦一笑,都是回忆里触目惊心的细节。欢乐也好,悲伤也好,所抒发的情感最终都变成闹剧落幕的咏叹调。

历史的车轮从帝国的身躯碾过,残留的都是在时间长河中苟延残喘的无望生命。齿轮转啊转,士兵被上了发条不知疲倦地前进,走过的地方血流满地。

“赐你信仰为冠冕,步履沉重;
赐你戒律为武器,虚度此生;
赐你自由为战歌,万劫不复。”

万物向光朝圣,背后一片漆黑。鲜花盛开在十字架上,腐朽于墓园之中。悼词被篡改为诅咒,藤蔓一般缠绕在殉道者的墓碑上。

始于寂静的,必将归于寂静。

“费里西安诺。”

他的声音穿透屏障直抵我的心脏,轻轻的,仿佛没什么底气。我睁开被现实蒙蔽的双眼看过去,他微微笑起来。

他的眼中,闪烁倒映着金色的朝阳,然后一滴一滴地落下泪。光是与他对视,我就已经沉沦其中了。

周身都是泥泞,但我还是仰望着他的方向。

啊,亲爱的圣母玛利亚,您什么都没有告诉我。无论是如何逃避谎言,还是如何获得幸福,或者说如何留住他的笑容,我都毫无头绪。

我坐在教堂里,祈祷到精疲力尽,只为能够再次与他相见。蔚蓝色的勿忘我在风里开着,提醒我的罪孽。

玻璃墙没有崩裂,没有幻想中的奇迹而言。我再次将掌心贴上去,玻璃还是冰冷刺骨。会面室的另一边也没有人做着同样的动作。

圣母玛利亚,若您所说一切皆为真理,我将此心交付于您,向您忏悔我的罪过。

这里是忏悔室,没有玻璃墙壁,只有一个昏暗的窗口通向不可见的未来。

我最后还是选择面对他,我想回忆起和他掌心交叠时的温暖,以及曾经许诺过的一起向光前进的誓言。

彼时我牵着他的手,为他献上离别的吻。再会时,便是无休止的欺骗与战争。

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埋葬自己,不去看他透着复杂情感的眼睛。白色雏菊哭泣时的苦涩香气,弥散在空气里。

帝国墓园里,风景依旧。

我为你献上一朵矢车菊,缅怀你逝去的帝国。

我为你献上一朵勿忘我,祭奠我们死去的爱情。

但愿你在墓园看着我为孤独歌唱,会感到一丝的欣慰。

你在听吗?

「孤独在花海中高歌,墓园再无人跳舞。」

「祭日快乐。」

等我8.6神罗祭复健之后……
开始肝欠债和点文以及各种梗。
试图高产☕

初恋组群的日常

“今天有粮吃吗?”
“没有。”
“没有。”
“没有。”

“太太们产粮不?”
“肝不动。”
“没梗。”
“懒癌”

“初恋组的tag好久没更新了。”
“是的呢。”
(沉寂)

“没粮啦!!要饿死啦!!!”
“一起饿死算了。”
“啃着以前的粮,磨烂。”
“四处找粮。”

/有人产粮之后
“哇靠神仙!!!”
“疯狂赞美您!!给您打call!”
“啊啊啊他们真好啊啊啊啊!!!”
“暴哭。”

想看什么…!
我优先写q
还是要好好的产粮。
虽然不好吃。

【初恋组】新生(1.0)

*国人注意。
*转世注意。
*感谢火柴神仙的供梗 @伊味火柴

*

文/kola

*

1.0

  “威尼斯像是美妙长靴腰上镶的一颗水晶,在亚得里亚海的波涛中熠熠生辉。”

重新回到这座城市,再次踏上这片久违土地的费里西安诺,吟诵着世人写给威尼斯的溢美之词。

海鸥掠过头顶青天,海水之上光点浮沉,俏皮的微风扬起他的额发,同他问安。他闭上眼睛,深深呼吸了一口混合着海洋温暖的空气。一切仍是静谧美好,和他离开的时候毫无差别。

费里西安诺穿过熙熙攘攘的人群,哼歌踏着轻快的步子拐进小巷。

街道两侧的窗台上花团锦簇,像是花枝招展的小姑娘抚着发辫在暖风里轻轻地笑,意/大/利人对于这方面的艺术可相当认真。

终于又回到我的领地了,嘿嘿~♪

他的步伐更活泼了些,朝街道边笑呵呵的熟面孔用力挥手,笑容饱满。

路过花店时,经常与费里西安诺打交道的老板娘冲他招招手,递给他一个包好的蓝色花束,然后欢迎他的归来,还特意嘱咐了这花可以送给心上人。

心上人?嗯…目前还没有呀,以前倒是有的。但是现在没办法送出去了,只能自己留着看啦。

他对待老板娘似有所指的笑容,歉意地笑笑。然后捧着这特意给他留着的花,边看花束上附着的卡片,边继续前进。

“La dolce vita!(意语,祝你拥有美好的一天)”

捧着花束的人笑了笑,翻过精致卡片的背面,印花背景上用浅蓝颜料写着“Vergissmeinnicht”。看起来似乎是花名。

好像不是我们的语言……?诶,也不像是亚瑟家的语言什么的。

费里西安诺疑惑地收起卡片,认真地开始回想这个好像在哪里见过的单词。就这么想着想着,走回了以前的家。

他抱着花熟练地摸出钥匙,开门的同时又扫了一眼卡片上的花名。

呜哇,单词相当复杂的感觉!难道会是……

“您好,打扰一下…!”

费里西安诺吓了一跳,手里的花差点掉了。他停下手里的动作,循声望去。

一个金发男孩出现在视野中,用生疏的意语冲他小心翼翼地打招呼,温和的蓝色眼睛看向他,眼神尽是羞怯。

费里西安诺这下真的愣住了,连手里的花束都顾不上,径直朝他走过去,脸上是难以置信的惊喜表情。

他的心脏狂跳着,因为眼前熟悉的面容,熟悉的气息,几乎…不,的确是他。即便是路德维希诞生时,他也没像现在这样慌乱过。

明知历史无法逆转,现实的结局早已敲定。他仍是怀抱一点点的期待,试探性地轻轻叫出他的名字。

“神/圣/罗/马……?”

“抱歉,您…您说的是神/圣/罗/马/帝/国吗?”

对面腼腆的男孩有些手足无措地回答着,注意到费里西安诺渐渐暗淡的眼神时慌了起来。

一片沉默中,蓝色的花在风中招摇,花束险些从他怀里滑落。幸亏男孩迅速接住了,重新递还给他。

“…很漂亮的花,您是有心上人了吗?”

男孩喃喃道,意识到自己的失礼之后迅速低头道歉,解释说自己最近刚好帮忙买过这种花,顺口就问了出来。

“这个是Vergissmeinnicht,勿忘我。”

“花语是不要忘记我,以及——”

“真实的爱。”

tbc.


手机坏了。
之前初恋车的存稿没啦。
说起来是要感谢80fo的,但到现在我100fo的糖都还没写。心情复杂。
车还会开的,只是可能要换梗。
有特别想看的梗,给我评论或者私信都可以。
我真不知道糖该写啥,最近只有刀梗(……)
所以拜托你们了x
最后。我真的没那么伤心………………
才怪啊!
人生第一次准备开完的车。
难过。
难过死了。
哇——(泣不成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