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高三遁地•la

回坑。初恋组/黑鹫主从/泽非。吹爆鸠仇太太。

我的武当真的好好看哦(……………)

没写文的原因。……
迅速换墙头。
武当清秀男弟子,如梦令-云中锦书区了解一下(。)

我还是想问问异色初恋还有人不?。
我还有好多梗没写呢(……)
我吹爆鸠仇太太的神罗和初恋组!!太棒了

激情预告。暑假开更
顺带一提我7.16放暑假(。)

Endless|于梦中

*

-别把日子活死了。

她昂着头,神情倨傲。我四处张望了一下,确认周围没有其他人之后,才慢吞吞地把视线挪到她身上。

-你在跟我说话?
-这里哪儿来的其他人,除了我们,就只有一个模糊的虚影而已。

她嗤道。

我不明所以地看向她。荆棘萦绕在她身侧,却阻隔不了她的步伐。她仿若一个真正的女王,迈着轻盈的步子走在泥泞面上,好像脚下踩的是天鹅绒铺成的路。

这令我十分困惑。

我以为泥潭是一定会使人陷下去的,就像我四周的这些。我日思夜想,每天都在以各式各样的方法与它们作斗争,而眼前的她却轻易地跨越了界限。

她走过来,蹲在我旁边,眼神有点莫名其妙。

-你怎么不出来?缩这里边干什么,玩泥巴吗?
-……

我懒得理她,以一种同样莫名其妙的眼神回了过去。意思是你自己看不出来我出不去啊。

-算了,你想不想玩泥巴随你高兴吧。

她收起那副看谁都是脑子缺根弦的表情,一脸无所谓的样子悠悠站起身,拂去裙摆上并不存在的灰尘。

-我来呢,就是提醒你一下。
-提醒什么?
-这还用问啊,你自己清楚的。

她朝我身后努了努嘴,我没回头,因为我很明白那里站的是谁。

*

“哥哥。”
熟悉的声音。

我闭上眼,花了好久才将心情平复下来。还是没回头,或者说,不敢回头。

-你要提醒我什么?

我稳稳压住情绪,让自己的语气显得克制而疏离。

她看了我一眼,没说话,笑意几乎漫上眼角。我开始有点儿不耐烦了,说不上原因的烦躁。

-我说了,你知道。
她慢悠悠地开了口。

有那么一瞬间,她洞察一切的神情刺痛了我。我的卑微与无能尽数显露,而她近乎怜悯地看着我,用看忏悔之人的眼神。

“哥哥,我在这里。”低沉而发涩的嗓音从耳边传来。“你回头看看。”

她笑意粲然,我垂下头,用了大概一个世纪那么久,才想起来怎么开口说话。

“你骗我的,我知道。”

我轻轻落下一句话,指尖弹开泥面上的一个浮泡。语气平淡得仿佛只是在说,自己今天又见到了橱窗旁的那只猫。

他没吭声,我即使没回头,也大概能想象到那一抹失落。

*

与尴尬沉默的气氛相反,跟我面对面站着的小女王,已经快忍不住笑了。

-你们啊,演八点档狗血言情剧吗?

她毫不留情地嘲笑道,差点飙泪。

-秋,如果你来只是为了这个,从哪儿来滚回哪儿去。

我冷冷地回了话。

-哎,这么见外干嘛,大家不都自己人吗。

她一点不介意地晃了晃裙子,无暇的白色晃的我眼睛疼。谁跟你是自己人,我没好气地想着。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

-人家好心来找你,别不领……啧,我的裙子!天,居然沾上泥了!

我摁住太阳穴,想把她聒噪的抱怨声从脑子里清出去。然而无果。

“明优。”
“哥哥,我在。”
-秋。
-在呢,怎么?

……想请这两位祖宗从我这里出去。

但是办不到。

人活着总还得有点念想。他们一转身拥抱的是整个世界,而我背后空无一人。

哦,还有两个不知道怎么创造出来的意念体。

如果这可以称之为消弥孤独的一种消极做法,那我还真是个谦卑到骨子里的弱者。这不是我无聊时发出的人生感慨,是秋在我耳边哼笑着说的。

我不打算再理她,自顾自地沉进泥潭里吐泡泡。明优走近了些,他犹豫着想拉我一把,我没反抗,也没使劲。

但事实上他连碰都碰不到我。

-为什么?

他向秋递了一个询问的眼神。

秋没心没肺地大笑起来,边笑边答非所问。

-嗳,你还真以为一根小藤蔓就能救起陷在沼泽里的人啊?太天真了吧你,哈哈哈!

我盯着秋,后者耸耸肩,从善如流地闭了嘴。

*

“有时候我真觉得死在这儿算了,一了百了。”我窝在泥里有气无力地说。

明优脸上没什么表情,但是眼神透出忧色。这种闷声的样子,真是跟他的原主一模一样。让人心疼不已,却又说不出来什么安慰的话。

“我不少你这一根藤蔓,走都走了,边待着玩去吧。”我叹了口气。

秋一如既往地对我的困境嘲讽着,以残酷来掩饰纯粹的娱乐行径。虽说也没什么好掩饰的,毕竟她的想法都写在脸上了。

“少幸灾乐祸了,我死了你也活不成。”我连眼皮都懒得抬一下,然后如愿以偿地感受到了她的不满。

一切如旧。

-

明优:某个已经从我生活中走丢了的人的投影。
秋:理想或是真实的自己。
我:深陷于泥沼中的苦命人。

*

秋瞳就那么看着孙璟,微微愣了一下后,扬起饱满的笑容。阳光亲吻她的发梢,晕开一片柔软的金色。弯弯眉眼,被柔光勾出甜美的弧度。她像是古典画中亭亭玉立的美人,轻巧落笔而成风韵。那是灿烂又温和的午后阳光,独属于秋瞳的漂亮。

“走!”秋瞳用婉转嗓音应答,毫不犹豫的语气里透着愉快。她纤细的指尖轻轻握住孙璟的手腕,自然而然的,熟络感和微妙的悸动扩散开来。

孙璟看了她一眼,就再没能挪开视线。

*

图截自漫画。

【填词】夕

*
写给七月七
*
曲/《诺》
词/清平乐
*

昔年笑参商隔望
料不到世事无常
誓言  相诺来日方长
成虚妄
巧月看华灯流光
寻不得素衣白裳
今人已风流云散
天各一方
曾痴望白首相依
也肖想良辰美景
今朝于南柯梦醒
才惊觉  可望不可及

一寐长生  纤纤指尖坠红绳
君忆否  当时何人轻扣玲珑骰
一语成谶  盈盈水边不归人
君知否  独路萧瑟莫敢再回首
桃源初逢  灼灼年华现倾城
执子手  识得沧海巫云为谁留
风月无恨  潇潇暮雨洗前尘
心已旧  还温残酒  足以慰千愁

*

今宵悲秋风画凉
等不到此情久长
孤身  困守一隅枯黄
不思量
昨夜望明月雕窗
猜不得  年岁已往
曲终三行清泪落
离殇难忘
曾遇你三生有幸
也慨叹错之千里
而今只剩我伶仃
该如何  才能不铭记

一寐长生  纤纤指尖坠红绳
君忆否  当时何人轻扣玲珑骰
一语成谶  盈盈水边不归人
君知否  独路萧瑟莫敢再回首
桃源初逢  灼灼年华现倾城
执子手  识得沧海巫云为谁留
风月无恨  潇潇暮雨洗前尘
心已旧  还温残酒  足以慰千愁

*

一寐长生  纤纤指尖坠红绳
君记否  当时红豆入盅相思扣
风月无恨  潇潇暮雨洗前尘
人依旧  盼谁回首
生离难逢  春秋过
茫茫此生也不愿放手

*
5.20快乐。挚爱。
拙作以赠,聊表纾心之意,万望未扰清静。
人生有幸得相见,纵使相逢应不识。
*
谢谢你曾经的陪伴,此生不再见。
*

最害怕的不是两人从此恩断义绝,对彼此恨之入骨,满心怨毒地互相攻击,而是在人群中擦肩时,竟连那个曾爱至疯狂的人的脸都认不出来了。时间确实抚平了伤痕,却也抹去了执念。多么真挚而狂热的情感,最后都散成一缕烟,什么也没剩下。

“她揽了一怀的光,指尖亲吻的花,于黑夜之中盛放。”

-图自摄

本是天上仙,何以落凡间。
红尘复万里,安能返九天?

——顾昀《临仙》

-

写着玩儿的。有感于甜甜的新番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