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olaaaaa

人性的闪光,美好到发狂。

暂时不写文啦,接下来要忙一个初恋本的企划——!
偶尔更点段子什么的,预计年前整个样本出来众筹(。
敬请支持!

独伊/初恋。一些看法

*

“这就像叶片上的脉络,虽然这两片叶子来自于同一棵树,甚至形状都一模一样,但只要看着叶脉你会明白,他们是不同的。”

他俯拾落在脚边的叶片,轻声说道。

“我从来都不认为已经落下的叶子是可以被代替的。我爱着枝头蓬勃生长的新叶,因它的生机;也爱着书页里那片枯叶,因它的美被定格成了永恒。”


*

她太棒了,你们快去粉她。
我死了。

【独诞】【独伊】Alkohol

不,你超棒!来自一个骄吹👏

马乔里卡:


许多新尝试 异色独伊联文 当是庆祝中秋了




我写起对话来真的是太糟糕了 


感谢Kola ww


上篇: @Kolaaaaa    《【异色独伊】Alkohol(酒)》



 






 



差点忘了👋
说好了150fo开异色初恋车的,不反悔。

肝文时的插曲。
字我的,表情包来源马乔。
我对不起贝什米特(。

【异色独伊】Alkohol(酒)

#10.3独诞贺
#卢西视角
#和骄儿的联文@马乔里卡 

*

我已经跟踪他很久了。

爱因斯·贝什米特。金发背头的日/耳/曼男人,瞳孔是迷人的浅紫。如果基于一个姑娘的审美,那他长得倒不赖。但却是一个酒瘾很重又没什么好脸色的家伙,还整天一副丢了女朋友的颓废样,让人忍不住想往他那张丧气的脸来上一拳。

坦白说,我是不太愿意看到他这么低沉的状态的。但世事难料。就像你永远不会知道调酒师都往你的杯子里加了什么,他只会告诉你这是一杯充满魔力的酒并说服你花高价买下来。当然,不是谁都会蠢到不由分说就灌下去,然后被讹得两手空空。

“所以,停下你的手,奥利弗,我说过只要一杯白桃威士忌就好。”我抬手制止这个疯疯癫癫的调酒师继续往酒杯里加料的行为,天知道他又放了什么能让人上吐下泻三天的东西。

“嗨卢西,我的老朋友。真高兴你回来了,没了你我的酒吧可清静了好久。”老疯子冲我露出无辜的笑容,推开我面前的酒杯。他的寒暄虽然听上去像句讽刺,但事实确是如此。不过非要说的话,我和爱因斯天天在这儿厮混,也给他带来了不少盈利,算是扯平咯。

“难得一见,就别喝这种廉价酒了。 来瓶产自你家乡的地道葡萄酒怎么样?别担心,奥利请客。”他朝我挤眉弄眼,开了一瓶威尼斯的陈酿放在吧台上。我也毫不客气地收下了,反正他还欠我几笔无伤大雅的债务,也不算亏。

不过说到廉价,我估计比不上在酒吧角落里一个人喝闷酒的爱因斯了。他面前堆满的啤酒瓶,在这家以豪华著称的酒吧显得十分可笑。

“他居然落魄成这样了?我记得两年前还是他带着我四处瞎逛找到这儿的。”我调笑着给自己斟满酒,有点冷嘲热讽的意味。

“要知道,你刚刚人间蒸发的时候,他可是发疯一般地惦记他的意/大/利小情人。整天阴着张脸,活像个被逃了婚的寡妇。”

奥利弗动作夸张地比划着,笑得很欢。

“他的酒瘾祸起于哪儿,我不说你也应该知道了。”

“…………”

我觉得我可能要浪费刚喝下去的昂贵葡萄酒了,酒精的味道呛得我眼泪都快出来了。见鬼,我当然知道!这个世界上没有比我更了解他的人了,虽然我极其不想承认这一点,因为这句话听上去就像滥情调的告白。那种缠缠绵绵的感觉和喝牛奶掺多了的浓缩咖啡一样令人浑身不舒服。

我看看他的可怜样,内心还是有一些谴责自己的意味。但这绝不能归咎于我!谁知道为什么回家探个亲,就被遣送去乡下陪老爷子安享晚年去了。足足扔我在那儿两年,该死的弗拉维奥!

“就算我知道你的酒品不怎么样,但说实话没想到三杯倒啊♪”

奥利弗擦着杯子看我骂骂咧咧的样子挖苦道,我不理会他,拎上酒瓶就往爱因斯那走。

他这个样子我一点不意外,但或许还有一点欣喜的成分。说实话,如果关系只停留在床伴上实在太亏了。呃,我是说,他投注的感情估计不比我的少,就当赌一把玩玩呗,输了大不了丢点脸。——酒精真是个罪恶的东西。

“亲我一下换一瓶酒,不亏吧?”

我痞笑着把酒瓶撂在爱因斯面前,四周全是炒热气氛的口哨声。

*

tbc.

异色伊双/统一日

*

弗拉维奥用枪抵住我脑袋的时候,我只觉得匪夷所思。意/大/利的统一战争才刚刚结束,这种举动对我和他都没好处。但皮肤的确能感受到金属的凉意。哦,显然不是玩笑。

也许我该说点什么拖延时间?战争结束后随身的武器就只有一把小刀,而且这把刀此刻躺在我的裤袋里。我可没有足够的自信能和手枪比速度,糟透了。

他杀我的理由?仔细想想也很简单。谁会甘心居于人之下呢,换我也一样。铲除异己——嘿,利益面前谁还记得兄弟这回事。但今天打赢之后叫了一声哥哥,总觉得亏了。

在我的视线紧逼之下,他突然挪开枪,调转方向指着天。我还没来得及趁机制服他,枪响了。

“统一快乐,我亲爱的弟弟。”

我愕然看向满天飞的彩色缎带碎片里弗拉维奥欠揍的笑容,意识到这只是个该死的恶作剧。

“弗拉维奥,我真应该在打仗的时候一枪打死你然后接管南意/大/利。”

*

存梗.很久之前的

*非现实性妄想系列

1.住在对面的我
【成绩、相貌、性格…那个女孩有我想要的,所向往的一切。】
【我付出了一切去追寻她,亲情友情爱情只是垫脚石。】
【现在我拥有了这些,我像个女王一样骄傲地向她宣布我的胜利。】
【在那个无人居住的对面,碎裂的镜子的彼方所映射出的只有自己的脸,和那个完美的女孩相同的脸。】

2.缚
【男人养了一只金丝雀,但这只金丝雀想要自由。】
【于是一天夜里,她不停地歌唱,声嘶力竭。】
【金丝雀死了,男人抱着她的尸体悲痛欲绝。】
【后来男人养了一只新的和以前那只一样歌声动听的金丝雀。】
【再后来人们才知道男人原来有过一位歌声悦耳的妻子,她因心理疾病自杀了。】
【但人们不知道是谁逼疯了男人的妻子,是谁呢。】

3.流言之扉
【从她的嘴里我听见了毫无根据的话】
【然后我看见她背后膨胀的黑色的影子】
【流言的门扉一旦打开便覆水难收】
【直至拖着谁进入深渊才善罢甘休】

试写/

*

“德/意/志,给我一个吻当奖励吧!”费里西安诺大力挥着手,笑容饱满。“为了友谊!”他仰起创伤的脸补充道,眼睛亮亮的,像是有光。

“为了友谊。”路德维希回应了他的笑容,低下缠满绷带的头——那是他们共同经历的战争留下的痕迹。然后这对战友亲吻了彼此的脸,动作轻柔而笨拙。

美好的光景令费里西安诺回想起那个夜晚,在黑夜初生,第一颗星星的光辉才刚刚抵达天空之时,他与羞涩的男孩相拥。

“为星辰初现。”

他们闭眼低语,亲吻了对方的额头,像是许下珍贵的誓言。

再睁开眼时,背后的天空繁星如许。

*

试着还原了一下yori太太第一颗星星的结尾场景。这个本太棒qqq